目前日期文章:2008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又來了,又來了,就是那道光,每年一到這時候,那道光就會常常出現來嚇我。尤其是下午到傍晚的時候,雖然我才在中午前小睡了一段四小時的回籠覺,但吃完午飯後誰不想好好睡個午覺?可是每當我夢到正要咬一口我心愛的牛奶骨頭時,來了,那道光就來了,那道強光一露臉,我就會驚醒,因為我知道那道光很恐怖,有多恐怖?恐怖到僅次於當年被爸媽騙去醫院喀嚓掉小蛋蛋的經驗。而且,因為被喀嚓掉當時我年紀小,再加上在手術台上全身麻醉,所以我被驚嚇的程度已經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漸漸褪色,褪色到我現在經常還以為我的小蛋蛋仍然好端端地掛在那裡,三不五時我還會想回頭跟它們打個招呼。

agob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顯而易見,二話不說,如題所示,去了台東。

agob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