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南投阿嬤最近這兩年的生活十分規律,每天從事的室內活動就是照顧身體不太好的南投阿公和做做家事,室外活動就是照顧身體不太好的阿公沒辦法照顧的茶園。每天的生活都是這樣,即使我們的現任政府已經更改了三次三聚氰胺標準、更改了五次消費券政策、更換了無數次救股市政策;即使明年一月二號已經從要上班改成放彈性假、一月十號已經從正常週休改成要彈性上班,我的南投阿嬤的生活還是沒變。雖然爸爸媽媽曾提議過要請看護來照顧阿公,但阿嬤很堅持自己牽手的手要自己牽,因此阿嬤的生活在歷經這麼多世事變化後還是一成不變。擔心阿嬤會悶壞的爸爸媽媽於是前一陣子請了幾天假回南投陪阿嬤,而且還計劃要帶阿嬤出去透透氣,好好放鬆一下心情。去哪裡好呢?不如往山裡頭去呼吸新鮮空氣,吸收點芬多精,這樣對阿嬤的身心都有益處-至少爸爸媽媽是這樣想的。

 

  

於是爸媽就決定要帶阿嬤到距離南投不遠的溪頭,來個投頭之旅。一進溪頭,佈滿了芬多精的空氣和美美的樹群讓我們神清氣爽,可愛的小鳥在枝頭歌唱,順便也放了點可愛的便便,而且就這麼可愛地降落在我身上。好,很好,一群比我高許多的人類都沒被鳥便便擊中,我這距離地面不過五十公分的狗狗卻不偏不倚地成為便便的降落基地,真是太太太幸運了!就在一切看來都十分美好的情境中,今天的女主角阿嬤說話了:「那我們今天是要玩還是要爬山?」欸?「爬山就是玩啊!」媽媽回答。阿嬤聽到媽媽的回答後,臉上閃過一絲詭異的神情,雖然她很努力地壓抑下來,但聰慧如我,還是在瞬間以我的明眸捕捉到了這神情,而且就在這瞬間,我的心底浮現出些許不祥的陰影。走了幾百公尺後,顯然隱忍了一陣子的阿嬤終於說出她的心聲:「那個…爬山很累…而且這裡不太熱鬧耶。」就在這一秒,我大徹大悟了,看來阿嬤大概應該可能也許並不喜歡爬山。爸爸媽媽趕緊安慰她說爬山對身體好,而且四週的樹木都很美,可以好好欣賞。阿嬤也很誠實直率地說出她的想法:「阿樹不是長得都一樣嗎?」爸爸試圖要轉移阿嬤的注意力:「妳回去以後可以跟鄰居炫耀說妳都已經七十好幾了,還能到溪頭爬山,這樣不是很棒嗎?」阿嬤果然功力高深,馬上回答:「可是我去田裡工作的時候就已經都要爬山了耶!」爸爸此時再度使出轉移注意力的招數:「我們已經快到空中走廊了,到那裏我們就可以在高高的樹中間穿梭,很好玩的,而且很漂亮哦。」這次稍微有了那麼一點成效,阿嬤暫時不再提出質疑。

 

看起來並沒有很嗨的阿嬤 
爸爸,阿嬤恐怕並沒有那麼嗨…

  

這暫時真的很暫,一分鐘後,阿嬤開口了:「到空中走廊還有多遠?」「快到了,再一百公尺就到了。」「可是剛剛你們也說再一百公尺就到了啊…」十秒後:「到空中走廊還有多遠?」「快到了,再一百公尺就到了。」「可是剛剛你們也說再一百公尺就到了啊…」就這樣,阿嬤跟爸媽之間的對話就像循環帶一樣地無止盡地重複播放著,直到我們真的走到空中走廊的入口為止。走在空中走廊上,雖然距離地面有將近七層樓的高度,但是因為以完全不同於在地面上的角度穿梭在高樹間,那種興奮的心情已經超越了本來有點害怕的感覺,阿嬤也終於暫時停止質疑到底為什麼一個好好的假期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

稍微露出一絲絲笑容的阿嬤 

空中走廊終於讓阿嬤有了那麼一絲笑容

 

 

這次的暫時稍微久一點,在我們走完空中走廊後,阿嬤才再度開口:「好啦,可以回家了吧?」就在這同時,媽媽說出了一句僅次於「放無薪假可以去環島啊」的全台2008年12月份第二白目的話:「那我們接下來去看神木吧!」匡噹,此話一出,溪頭的溫度大概掉了十度。發現自己害所有溪頭當天的遊客受到刺骨寒風之苦的媽媽趕緊彌補:「那我自己過去看看,你們坐在這裡休息,我馬上回來。」媽媽,身為妳的兒子,我太了解妳了,妳還不是因為捨不得那門票的錢,所以硬要看到神木才覺得值回票價。這時感人的事發生了:阿嬤對兒子媳婦的孝心戰勝了她的痠腿,雖然嘴裡嘟嚷著很累,但她還是跟爸爸說:「那…我們還是一起去看神木吧!」

 

傳說中的神木 

用我青春的肉體來當神木比例尺

 

看到神木之後的回程上,循環帶又再度不斷播放:「到出口還有多遠?」「快到了,再一百公尺就到了。」「可是剛剛你們也說再一百公尺就到了啊…」好不容易回到車上,阿嬤像個剛在一天之內把所有暑假作業趕完的小學生一樣,如釋重負地在車上滿足地睡了起來。結果一整天的孝親之旅,只有在最後返家的路上,阿嬤才真正地放鬆了身心。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有時候人類表現孝心的舉動還不如我們狗狗。像我,每天都在爸媽面前亂抓沙發、亂丟玩具,還不都是為了讓工作壓力太大的爸媽可以用罵我來發洩一下他們的情緒,我這種不但犧牲小我而且專為爸媽量身打造的孝行才是人畜通用的模範。爸爸媽媽,學著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goboe 的頭像
agoboe

O寶的OS

agob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