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Bubu姊姊跟我媽媽說三芝正在舉行賞櫻活動,我那沒什麼生活情趣的媽媽聽聽就算了,不像充滿浪漫情懷的我在旁邊一不小心偷聽到後,就很用力地記住這件事。於是,星期六我一看下了許多天的雨終於稍稍停歇,心想機不可失,趕緊使出我最近練出來的招式-把客廳地板上的所有東西都用鼻管推倒,以顯示我極欲出門的心意,本來打算要加班的媽媽跟在我後面撿東西撿到快閃到腰後,終於明白了我的想法,就決定先關掉電腦幾小時,請爸爸帶我們去賞櫻。

 

媽媽按照Bubu姊姊寄給她的網站抄下賞櫻路線後,聲稱自己在大學時期經常騎著摩托車到淡海三芝一帶亂晃的爸爸他特別要我強調,當時摩托車後座沒有美眉喲。媽媽妳有看到嗎?真的沒有喔!就胸有成竹地開車載著我們全家出發了。到了三芝,出人意料之外的情形發生了:這次爸爸還真的沒有迷路。但是,我們按照網站的指示,走過幾條所謂的賞櫻大道,雖然有看到路旁種了很多櫻花樹,不過櫻花並沒有長在樹上,有很多都在地上,我還以為櫻花是從土裡長出來的,結果媽媽說可能是連續幾天的雨把花都打掉了,而且爸爸說有很多櫻花樹都還很小,可能還沒成熟到可以長出花來。總之,就是和網頁上櫻花夾道盛開的照片完全是兩回事。我想,可能那個網頁沒有寫的很清楚,所謂的賞櫻,或許賞的不是櫻花,而是櫻花樹。

 

後來我們到了三芝有名的貝殼廟,也就是十八羅漢洞,在開心地跟貝殼龍合照之後,赫然發現貝殼廟後面的空地上有那麼一株盛開的櫻花樹,我們當然毫不考慮地馬上和這次賞櫻行中發現的唯一一株開得煞有介事的櫻花樹合照,以示我們的確有賞到櫻花。

 跟貝殼龍一起笑

賞櫻證明照 

媽媽在離開貝殼廟後還是想找到符合網頁描述的夾道櫻花景象,所以我們又繼續在三芝的各條可能有櫻花的路上穿梭。殘念,除了一低頭瞄一眼手錶就會錯過的幾株零星有開花的櫻花樹,還真的很難發現任何不辜負網頁盛讚的滿樹櫻花美景。就在尋找與失望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了一個很可愛的公園,公園門口是個漂亮的水車,中間有條很乾淨的溪流,於是我們一家三口當下決定,沒賞到什麼櫻花,起碼來賞賞水花也不錯。進去之後我們發現,這個地方叫做八連溪水車園區,因為那條很明顯的叫做八連溪的溪流是特定保育區,所以不准釣魚游泳,所以沒有被人類污染,所以很乾淨,所以魚很多。本來我看到那麼清澈的溪水,想要喝它個兩口,卻被媽媽狠狠阻止,她說萬一我的口水把魚毒死,害他們得背上毒魚的罪名,那怎麼辦?哼,能品嚐到我這麼優秀的狗中豪傑的口水,他們榮幸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會被毒死?但為了家庭和諧著想,我還是忍氣吞聲忍渴吞口水地繼續默默前行。

 

被Ya教授附身的爸爸  

在八連溪上高喊洞算  

這個水車園區蠻大的,還有可以讓遊客自己踩踩看的腳踏水車設備。園區旁邊還有一片農場,門口站著個體型很大笑容也很大的農夫爺爺,農夫爺爺身上寫著阿助伯農場,哦,原來爺爺叫做阿助伯。往右邊一看,喲,嚇了我一大跳,有個跟很大的農夫爺爺長得一模一樣只是尺寸是正常人標準的會動的真人爺爺在那裡賣菜,我想,說不定他是那個很大的阿助伯爺爺的複製人。原來看似鄉下的這裡,早就嘗試了高科技的實驗。

 

阿助伯顯然還沉浸在過年的氣氛中 

逛了園區看了水車賞了瀑布買了菜撇了條噴了尿之後,我們一家三口滿意地回家了。咦,我忘了早上出門的時候,我們是說要去賞什麼東西來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goboe 的頭像
agoboe

O寶的OS

agob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