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沒什麼創意的爸媽週末時常常為了想要去哪裡玩而從星期六的一早想到星期天晚上,結果通常最後都是落到逼我在家裡陪他們看DVD呼攏過兩天假期的結局,還騙我說這樣透過看DVD神遊電影裡的世界比出去人擠人狗擠狗好多了,其實我都看在眼裡,冷笑在心裡,想不出來要去哪裡就直說,還在那邊講些有的沒的騙小孩,這種自欺欺人的舉動做多了成效也只能達到一半,只能自欺,無法欺人,也無法欺狗。上星期我以為他們又要沿襲同樣的模式來混過週末,沒想到爸爸沒來由地振作了,他居然主動提議說要帶我們去好久沒去的九份逛逛。上次爸媽帶我去九份是在我們移民淡水之前,當時我年紀小,還沒長什麼記性,我對九份的印象只有爬不完的階梯跟很多我不能吃的小吃。不過想想能出門總是好的,萬一這時潑了老爸一桶冷水,恐怕雖然不是一家之主─一家之主當然是O寶我─但自尊心還是很強的他以後會再也不想主動帶我們出去玩,於是我和媽媽就趕快鑽進車裡,二話不說上路去。

 

現在的九份跟我模糊印象中的九份還是有些相同的地方:還是帶著一種朦朧的美感,還是飄著一股芋圓的甜甜香氣,還是塞滿沒地方停的車,還是下著山下沒下的雨,當地人還是客氣地熱情招呼。也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比方說老街入口赫然冒出了一個我在好多地方都看過的S開頭的咖啡館,還有些店家招牌上除了中文還多加了英日文,店家老闆除了普通話台語還時而喊出廣東話和日文─是真人發音哦,沒有用翻譯機─,最怪的是很多店的門口多出一些人的簽名,有些名字是我在電視上美食節目裡看過的,隱約也有看到兩個最近常常在叫大家選他們做總統的人的名字。事實上,因為當天霧濛濛的,我的視野也不比人類高,所以到現在我還不敢確定我到底是被這兩個一天到晚都會出現在新聞裡的名字疲勞轟炸到以為到處都看得到他們,還是真的有些店家把這兩個人的簽名秀在門口。總之,現在的九份還是很熱鬧,到處都是觀光客,有很明顯的外國人-金髮棕髮白皮膚的,有不太明顯的外國人-同樣黑髮黃膚但一開口是講日文的,還有不知道該稱為爸爸媽媽的祖國同胞還是根本該算是另一國人的內地人士,當然啦,無論相隔多遠都可以互相呼喚的香港旅客也讓人狗都無法忽略他們的存在。

 

在這些觀光客中穿梭需要一點技巧與運氣,依我的高度,無法跟這一大票人摩肩擦踵,只能用我的頭跟他們摩腿擦膝,這可不簡單,眼光要銳利,判斷要準,這樣才能在這麼多的人類行進之間尋找出往前鑽的空隙,並且把這些空隙連接成我前行的動線。還好我矯健的身手和靈活的頭腦相輔相成,整個下午在九份的人海間行進對我而言並沒有造成什麼太大的困擾。真正對我造成困擾的是某家芋圓店的兩隻吉娃娃店狗,小小的身軀肺應該也沒多大,但吼出來的聲音銳利地從我的腦門穿入直達我的肛門,想必這家芋圓店的芋圓應該加入了什麼幫助狗狗聲音成長的特殊配方吧。

 

這次去九份雖然下著小雨,但我的遊興不但絲毫未被影響,反而我的詩興還因為山城朦朧的美景而被激發了出來。望著眼前一片天山海連成一片的景象,我的靈感來了:

 詩興大發

詩興大發2  

九份真的是一個很符合我藝術家身分氣質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goboe 的頭像
agoboe

O寶的OS

agob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