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稍壓住耳朵 
沒有耳塞幫我阻擋宣傳車的噪音,只好這樣勉強稍稍壓住耳朵

雖然我只有四歲多,但是我對於“選舉”這兩個字已經打從內心產生了極端厭惡的反射反應,一聽到“選舉”這兩個字我就會有一股莫名的暴躁從胸口湧出,不過話說回來,我聽到「那個不准吃」這句話也會有一股暴躁從我胸口湧出;我聽到「去看家」這句話也會有一股暴躁從我胸口湧出;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選舉這種聽似大人才會碰觸到的事情竟然也會讓四歲多的我這麼反感,可見這種事情的確有拿出來討論的必要性。大家請放心,我並不會在這邊提到任何跟政治有關的議題,在這裡談政治感覺就像在右右台或是默默台看到全民開獎或大劃新聞之類的節目一樣不三不四不上不下不倫不類的,我只是要跟大家分析一下為何我會對選舉這種原本應該跟我無關的事情這麼痛恨。



以最近為例,進入十二月,媽媽最愛的聖誕節要到了,我也曾坦白地告訴過各位,我是個孝順的孩子,媽媽開心我就開心,但是沒想到聖誕節前還是有地雷出現,在某個寒流來襲而且好不容易把爸媽都趕出家門後正適合大睡特睡回籠覺的愉快早晨,一陣恐怖到讓我全身起狗皮疙瘩的大聲公廣播赫然地把我給驚醒:「立委候選人XXX的淡水競選總部將於12月X日成立,歡迎大家蒞臨指教,拜託拜託!」來了,來了,幾年前的惡夢又回來了,選舉還沒正式開始,我就被惹毛了,你要成立競選總部關我屁事,更深入一點地說,關大家屁事,有必要在這麼美好的早晨把所有人都吵起來嗎?生氣的不只有我,星期天早上照例到教堂去懺悔自己過去一星期來沒有好好寵愛家中寵物的媽媽回到家裡以後也是臭著一張臉,大罵候選人宣傳車連教堂都不放過,也不管裡面的教友在望彌撒,大剌剌地邊用高分貝麥克風廣播邊緩緩駛過教堂前,結果那天神父講道時大概只有神聽得到。媽媽罵完後又更生氣地說,你看,那輛宣傳車又害我罵人了,這下我又得找時間去教堂告解了。各位都知道,我是個孝順的孩子,媽媽生氣我就生氣,一氣之下我的詩性大發,就隨手寫下了一首詩:
宣傳車  跑得慢  拜託拜託亂亂喊
回籠覺  睡不飽  你說靠腰不靠腰

 

 請原諒我的情緒很明顯地影響了這篇詩作的筆觸,畢竟我是隻性情中狗,氣頭一來我也無法克制自己。我常常在想一個問題,這些候選人為什麼會覺得他們大聲喊拜託選民就會接受他們的拜託投他們的票?這種邏輯就像是爸爸每次在看「CSI邁阿密」的時候,總是會笑何瑞修每次只會跟嫌犯說“tell me”,以為嫌犯聽到他這樣講就一定會tell him,奇怪了,人家也可以不說啊!候選人拼命喊拜託拜託,選民也可以不讓他們拜託啊!大聲有什麼用? 

 

除了大聲廣播惱人,這些候選人對音樂方面的涉獵也令人狗都不敢恭維,他們認識的歌應該從“愛拼才會贏”和“感恩的心”之後就再也沒增加過,這兩首歌雖然在我出生之前就出現了,但經過這些年的宣傳車轟炸,現在我對這兩首歌可是耳熟能詳倒背如流。我在想要是葉啟田叔叔或歐陽菲菲阿姨委託從事版權工作的Bubu姊姊在選舉期間幫他們算版稅,每次選舉結束後他們可能都會多上好幾百萬的收入。

 

選前煩,選後也煩,沒選上的到處抗議鬧東鬧西很吵,選上的大肆慶祝街頭巷尾放煙火鞭炮更吵,有時候選上的跟沒選上的還要告來告去告到下一次選舉來臨然後大家再來亂一遍。我實在不了解大人幹嘛要選舉,像我們狗界多簡單,只要互相聞聞小ㄐㄐ小屁屁就知道對方的地位該在我之上還是之下,沒有異議,有異議的頂多當場被咬,然後就會沒有異議,多簡單清楚啊!何必把整個社會搞得烏煙瘴氣呢?人類就是太驕傲,都不肯向我們學習,害得跟著人類一起生活的我們也連帶受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goboe 的頭像
agoboe

O寶的OS

agob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