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而易見,二話不說,如題所示,去了台東。

 

悠閒的山  悠閒的水  悠閒的人  悠閒的狗

進入台東之後,我跟爸爸媽媽馬上就發現了東西大不同,台東這邊的人,無論是開車、走路或是過馬路,看起來都像是用慢動作播放西部的人做同樣事情的畫面。最高速限標示50的道路,他們開到30,而且等在後面的人都安步當車地跟著慢開,沒人按喇叭。台東這邊的狗狗,無論是撇條、走路或是過馬路,看起來都像是用慢動作播放西部的狗狗做同樣事情的畫面。就算是旁邊有車子經過,正在大馬路上散步的狗狗還是繼續往前走,安步當車開過他們身旁的車,沒人按喇叭。我和爸媽初見這場景都有種說不出來的震撼,原來我們平常在西部的生活都這麼衝動啊,我想,這就是所謂的culture shock吧。

 

在台東悠閒地開了幾分鐘的車之後,爸媽決定要到森林公園去悠閒到底。果然,裡頭的花草樹木、旁邊的山丘、清澈見底的湖水,都各自悠閒地杵在那裡。眼前這片美景引得我又詩性大發起來,信手拈來了這幾句:

悠悠又閒閒

閒閒又悠悠

閒悠又悠閒

悠閒又閒悠

悠閒的東遊下午

 

(如果我是台東狗,一定會很驕傲我們家有這麼悠閒的美景)

 

田野間冒出民宿  民宿裡冒出雙犬組 

在台東住的民宿再度讓爸媽發揮了他們的迷路長才,因為跟宜蘭不同,這裡並沒有民宿叢,這家民宿就兀自地站在一處放眼望去全是田野的幽靜地方,相當獨立,相當自主。這民宿主人養的兩隻狗狗也相當獨立,相當自主,叫餛飩的那隻從我們入住之後,他就默默地在一旁跟著,默默地送我們進房間,然後默默地退下,默默地回到主人房間附近,默默地發呆。叫阿土的那隻則遠遠站在一旁兀自地叫,兀自地跳,兀自地扒著眼前的土,然後又兀自把注意力放回眼前的碗上,兀自地繼續吃飯。比起在宜蘭認識的拉皮二狗組,餛土二狗組真的是...悠閒得多。

 

默默進行一切的餛飩

 

兀自進行一切的阿土

 

 

初鹿沒鹿出  牛乳沒下肚

根據我實地探勘的結果,初鹿牧場裡沒有鹿,只有牛和馬,所以我很確定指鹿為馬這句成語絕對不是發源於此。雖然我靈敏的鼻子有點不太習慣這些牛高馬大的傢伙的體味,但我知道出門在外必須要表現出有家教的樣子,因此我還是親了親一隻不斷熱情探頭湊到我臉前面的乳牛,一方面顯示出我對西方禮儀的了解,一方面也讓我在沒牛奶喝的情況下─爸爸媽媽怕我喝牛奶會拉肚子,所以不給我喝─,稍微體會一下製造牛奶的奶牛是什麼樣的味道。不過各位狗界的兄弟姊妹,這個禮貌性的動作要先練過才行,還不會憋氣的千萬不要貿然嘗試。

 

 

跟牛玩親親需要勇氣 

 

由於爸媽能休假的時間不多,因此這次我們就在匆匆衝到台東,悠閒度過一天半後,又匆匆衝回台北這樣十分有韻律感的行程中,結束了這次台東遊。當然,我也希望能繼續在台東多玩幾天,但爸媽有養我的義務要盡,畢竟不經一番賺錢苦,哪得O寶牛奶骨,他們也算是懂事的父母,該回去上班的時候還是得回去上班。那麼,親愛的台東,我下次再來跟你一起悠閒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goboe 的頭像
agoboe

O寶的OS

agob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