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候到了,每年一度跟Cino姊姊一家人和朵娜姊姊(羊躲那姊姊別緊張,這是另一位朵娜姊姊,妳並沒有在夢遊時跟我們一起出去玩)做伙賞桐花的時候又到了。這種年度盛事我是一定要參與的,不管平常我有多懶得散步,這種時候我都會從沙發上奮起走出家門,更何況,每年Cino姊姊都會送我禮物(O寶媽插話:這才是重點吧...),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一定要參加。

本來Cino姊姊去年就已經想好了今年的賞桐花地點是在峨眉,我是不懂為什麼賞個桐花要賞到大陸去,而且,我看過的電視節目有說,峨眉是練功的地方,我也不懂為什麼要去練功的地方賞花,是說邊練功邊賞花會賞得更起勁嗎?不過隨和的我向來對這種問題抱持著不知道也無所謂的態度,反正有禮物拿有賞到花就好。但是後來爸爸媽媽說怕週末到峨眉會塞車(咦,原來開車就可以到大陸哦?),所以Cino姊姊就建議改到土城。討論了老半天的結果,卻在出發前兩天因為一集美食電視節目而又有所更動,那集節目整個勾起爸爸對黑糖饅頭的熱情,於是大人們又把賞花地點改到去年買的黑糖饅頭讓爸爸念念不忘一整年的新城風糖後方的迴龍步道。正所謂目標決定一切,從這一步開始,整個賞花之旅就開始朝著不一樣的方向前進,雖然這時所有成員都還不知道。

 

跟往年一樣,我們載了朵娜姊姊後,就驅車往關西休息站去和Cino姊姊一家人會合。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今年我們家竟然沒有遲到,在約定時間前臉不紅氣不喘(雖然我的臉本來就不會變紅)地到達關西休息站,我滿心期待見到Cino姊姊的兩位公子翰霖兄弟,不料Cino姊姊說兩兄弟臨時決定本週要當宅男,不想出門,而他們的爸爸也因為太累留在家裡,所以Cino姊姊一人代表他們全家參加。沒看到翰霖弟弟讓我有點失望,還好,老天是公平的,失望後就會有希望出現,希望在哪裡?希望就在Cino姊姊的包包裡:我的禮物,應該還是會有吧?皇天不負苦心狗,有的有的,美麗善良大方可愛的Cino姊姊還是有幫我準備禮物,除了我最愛的雞肉條,還有一件帥氣十足的靚雨衣,雖然當時我迫不及待地想要馬上穿上,但想到在30度高溫的大太陽下穿雨衣,恐怕會被過往行人視為珍奇異獸,有被抓去宜蘭綠博展覽之風險,因此我還是打消了這念頭,打算回家再來好好試裝一下。

 靚帥的雨衣
這就是試裝結果,頗有飛官氣質的靚帥橘衣把我襯托得更帥氣了

相聚之後,馬上進行吃吃喝喝的午餐時間,這是有道理的,畢竟集合時間接近中午,這時候去走步道只有中暑這唯一的結果。吃飽喝足後,我們一起坐著Cino姊姊的車往新城風糖出發。到了現場,我不禁要感嘆:真是世事多變!去年我們一行人和負責那裡的一位叔叔以及他可愛的女兒在屋裡輕鬆喝茶聊天嗑饅頭的情景恐怕很難重現,看到眼前這一群群人,別說喝茶聊天了,連要進到屋裡都很難。爸爸憑著他對黑糖饅頭的熱忱,還是挺進最前線登記要買饅頭,沒想到服務人員告訴他說要等四個多小時以後才有可能買到,四個多小時,我都可以回南投阿嬤家一趟了,再怎麼有熱忱也是要向現實屈服,於是抱著應該是買不到的殘念,大家先到步道賞桐花去。

話說這步道十分親民,沒甚麼劇烈的上下坡,沿途有各種果樹,只是,只是,只是,油桐花在哪裡啊?難道桐花也跟黑糖饅頭一樣,還要再等四個多小時才會出現嗎?正在納悶時,Cino姊姊叫道:「前面有油桐花!」「哪裡哪裡?」「那裡那裡!」順著她的手望過去,有,有油桐花,在另一個山頭。很好,起碼是個開始。然後,我們陸續在路上看到幾棵未成年連苞都沒有跟已成年但遙不可及的油桐花樹,終於,看到了,一棵在步道上離我們不遠而且有花的樹出現了,趕緊拍下以資證明:

 步道上離我們最近的油桐花樹
就是這棵

有開心到 
發現桐花樹後甚為開心,拾起掉落在地上的一朵小花以示慶祝

 

還好有拍,因為之後就再、也、沒、有了。沒關係,沒有桐花有鵝鴨,步道口池塘裡一群鵝鴨也相當可愛,而且難得的是,我們還目睹了一場鵝群列隊行進的表演:

 來了來了
大軍壓境

有人就有被餵食的希望  
探查食情

蝦密都妹有  
發現沒搞頭

閃 
掰掰

 

離開新城風糖後,大人們開始討論下一站要去哪裡,我則在車上昏昏欲睡,不過也只能欲睡不能真睡,因為這不是爸爸的車,認床也認車的我不太適應,在過於寬敞的空間裡滑來滑去,難以入眠-是說我真的是貧賤命嗎?只有在爸爸小小窄窄的車裡才睡得著。總之,昏到了下一個目的地,我下車一看,不禁讚嘆Cino姊姊的快車技術果然名不虛傳,兩三下的功夫就把我們從新竹載回淡水了,眼前這不是漁人碼頭嗎?但是,爸爸說這裡叫做南寮漁港,是在新竹不是在淡水,我實在很難理解,阿不都一樣嗎?有漁港有橋有小吃攤,這不是漁人碼頭是什麼?我在淡水也住了五年多,要呼攏我不是那麼容易的。不過呢,我抬頭一望,看到滿天的風箏,突然想到漁人碼頭好像沒有那麼多風箏;然後呢,我想到每次爸爸媽媽到漁人碼頭被風一吹後都會跑去上的廁所,咦,這裡沒有那種大廁所,嗯,事有蹊蹺(O寶媽再度插嘴:蹊什麼蹺,一開始就告訴你這裡是南寮漁港不是漁人碼頭了>?*&^%$@#%),所以我決定暫且放下我的堅持,好吧,就勉強相信你們吧。

 

話說回來,今天出遊的名義不是賞桐花嗎?阿桐花哩?我只看到一堆螃蟹魚蝦,沒看到桐花啊。大人們不理會我的疑慮,買了一些小吃幾份甜不辣後,坐在草地上野餐起來。我自己揣度了一些可能性:說不定這裡可以看到桐花風箏,或者待會兒會有朵朵桐花從天而降,或者會有什麼桐花天使跑出來送禮物。等啊等啊,等到大人們吃飽喝足把垃圾整理好拿去垃圾桶丟掉,沒有,沒有任何跟桐花有關的事情發生,然後,我又被帶上車了。

 

事後回想起來,我早該在到南寮漁港的那一刻就悟出事實真相:這次出遊主題已經被另一股叫做“食物”的強大力量給吸走了,這個事實在大人們上車離開南寮漁港後更為明顯。在車上Cino姊姊不經意地提到有家牛肉麵店不但麵好吃,而且還有無限供應的豆花和豆漿,對豆類製品有莫名狂熱的爸爸媽媽當下眼睛大放光明,立即慫恿Cino姊姊往那家牛肉麵店前進。至此整個出遊主題從賞桐花變成吃豆花,之前大人們討論要去哪裡賞桐花討論了老半天還沒什麼具體結果,現在講到有好吃的食物他們可就即知即行地馬上前進,這讓我再度見識到食物的強大威力啊!

 

如同以往地,大人們吃什麼美食都跟我無關,因為爸媽也不會分我吃。不過從他們用完餐後的滿足表情看來,吃豆花好像比賞桐花更讓他們開心,我建議下次大人們可以以豆花為主題再開一團出遊團,這樣出遊時間就不用受限於花季了-欸,豆花應該沒有花季吧?

 

為這次賞桐花(?)之旅劃下圓滿句點的,想當然爾,還是食物。大人們又殺去一家聽說頗有名的蛋糕麵包店採購一番,打算把這美食氣氛繼續延續到各自家裡。雖然跟我想像中的行程有些微(而已嗎?)的差距,但回想一下,爸爸一開始的出發點就是要去買黑糖饅頭,所以認真講起來,大人們其實都還算堅守立場有始有終,身為晚輩的我還是得稱讚他們的決心和毅力。而且,Cino姊姊送的雞肉條也是讓我加入旅程的動力之一,因此我也很能體會他們為食物而遊的心情。反正大家玩/吃得開心最重要,我了解的。

 

後記:沒在新城風糖買到黑糖饅頭的爸爸回家後還是很不甘心,於是一口氣連跑好幾家有賣黑糖饅頭的店買了一堆各式各樣的黑糖饅頭回來。要是當初他考研究所的時候也有這麼不服輸的鬥志,我想我現在應該會是大學教授的兒子了。

全站熱搜

agobo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